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爱人

爱的力量是伟大的

 
 
 

日志

 
 

【转载】千古罪人张学良  

2014-10-10 14:2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文静《千古罪人张学良》



千古罪人张学良


  1931年9月18日夜10时,日本对沈阳东北军的驻地北大营发起进攻,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而当时镇守沈阳的东北军未作任何抵抗,就退出了沈阳城。这种耻辱屈指算来,已有七十三个年头了。

  当时,张学良是东北地区的最高领导人,也是东北军的最高将领。他是在其父张作霖被日本人于皇姑屯炸死后,执掌了东三省和东北军大权的。后来因为在东三省易帜上有功,被蒋介石赏赐成为海陆空副总司令的,但实际上他除了整日呆在北京吃喝嫖赌外,从来就没有例行过这一神圣的职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日本人炮打东北军驻地北大营时,作为最高领导的他,却命令东北军不发一枪一炮,恭顺地交出武器,并于事变之后,命令东北军全线撤入关内。致使在短短的三个月内,日军不费以枪一弹,就占领了东三省全境。

  当时张学良的东北军光在东三省的驻军就有20万之众,而东北的日本驻军只有1.5万人,当年力量对比如此悬殊,只要稍加抵抗,日军就不可能攻占东三省,或者如果能够歼灭这1.5万日军,日本就不可能在东北有立足之地,也不会迈开侵略全中国步伐,那将使多少中国人免于死伤。正是因为东北沦陷,使日本看到了中国军队的软弱可欺,大大刺激了日本人的占领欲和狼子野心,开始染指于全中国,使中国陷入硝烟火海之中。

  当时背负国恨家仇的张学良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后来在美国,有记者采访张学良,张学良辩解说他当时认为只要避免刺激日本人,日本就没有在华扩大战事藉口,也就不可能占领全中国。所以他想尽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丢东北,来保中国,最后没有想到日本人野心会这么大。这当然是他的搪塞之词。

  东北的失守,究竟是谁该负的责任?张学良有没有直接责任呢?东北军雄师数十万,为什么不战而退?有一些资料说,是蒋介石向张学良下了绝对不抵抗命令,张学良才没有抵抗。对此负责的应该是蒋介石而不是张学良。一直以来中国大陆的历史教科书也这么写。然而历史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许多中国人至今仍迷在鼓里。然而在经历过一次又一次“各取所需”式的撰写后,这段真实的历史终于慢慢浮出了水面。现在就让我们剥去蒙在它身上的厚厚芋泥,细细澄清它的本来面目吧。

 

  事变发生前,决意不抵抗

  日本人早有觊觎东北之心。1931年,陈济棠等人在广州成立政权,与南京政权分庭抗礼。中国表面统一,实际上四分五裂,国中有国,事变不断。这一次终于日本人终于乘国民政府疲于压倒奔命之机,发动了九一八事变。

  九一八事变前,日本的野心时有暴露,但张学良未加重视。日本向东北紧张地运送军事物资,南京政府发现了,通知张学良,张将军却未觉察,也不重视。日本军队未经通知东北当局,擅自进行军事演习,这是违反惯例的,张也未加深察。1931年5月,日本在东北多次挑动朝鲜侨民与中国农民冲突事件。1931年5月,日本间谍中村等人潜入兴安岭垦区从事间谍活动,被东北军下级军官秘密处死。后被日方发觉,8月7日,日方公布中村事件真相,中日气氛已经相当紧张。张学良却安如泰山,不回东北处理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滞留北平,白天在协和医院养病,夜晚则经常看戏消遣。

  九一八事变前,有识之士曾经进言,要防范日本不测之心,但未被重视。当时被张学良聘为主持东北外交事务特别顾问的老资格外交家顾维钧看到中日关系紧张,日本蠢蠢欲动,担心会发生非常事件,特地面见张学良,要张早作准备,不可大意,防范突发事件。但张学良的既不在东北军中进行动员和制定防范措施,还将东北军十余万人带入关内。留在东北的守军,大部分布在北宁路沿线,未在沈阳加强戒备,致使沈阳守军力量薄弱。他自己则长驻北平,北平离沈阳有两千里之遥,事件发生,群龙无首,严重影响事变的应变能力。

  其实,张学良的不抵抗在事变之前,已经是既定方针了。1931年9月5日他指示前来请示的东北参谋长荣臻:“敌果挑衅,退避为上。”9月6日,张学良又发电指示辽宁省主席臧式毅、参谋长荣臻等人:“对于日本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可见,张疏于防范,不是偶然的。他早就已经确定了万方容忍,不予抵抗的方针。

  这样,张学良没有重视当时东北的严峻局势,远离可能出现事变的中心,不去应付可能发生的事变,确定了容忍和不抵抗的方针,并向东北的军政要员作了不抵抗的指示。可见不抵抗方针在事件发生之前,就已经是张学良的既定方针了。这样,事件发生后的不抵抗就丝毫没有什么奇怪了。

 

  事变发生时,张学良下令不抵抗

  九一八事变发生的当晚,张学良正在北京前门外中和戏院看戏,有一个说法,他在陪一个著名女电影演员看戏。当天夜里,日本军队进攻北大营的时候,北大营的高级领导也都不在营中。在营中的参谋长赵镇藩不敢随意处置,请示第七旅旅长王以哲,又直接请示东北军参谋长荣臻,荣不敢作主,请示张学良。张在电话里回答:“尊重国联和平宗旨,避免冲突”。日军已经打到你头上了,你还要抱和平宗旨,避免冲突。这不笑话吗? 荣臻得到张的指示,在执行时又稍稍作了一点发挥。他下令说:全体官兵“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营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这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将军指示。等死也成了为国牺牲。

  北大营的官兵们执行着不抵抗命令,未作抵抗就退出了北大营。失守后荣臻致电张学良:“日军自昨晚10时开始向我北大营驻军实行攻击,我军抱不抵抗主义,总算没有以挺着死的方式为国捐躯。”张表示认可。9月19日,即九一八事变第二天,张学良回答记者询问时说:“吾早已令我部士兵,对日本挑衅不得抵抗,故北大营我军早已收缴枪械,存于库房,昨晚日军以三百人攻入我军营地,开枪相击,我军本无武装,自无抵抗。”这段话可以看作是张学良处理九一八事变的可耻历史记录。

  这就是说,事变发生时,张学良下令不抵抗;在事变发生前,张将军也早已下令刀枪入库,不准抵抗。不抵抗是他预定方针。不过,一个全国海陆空武装力量副总司令,在敌人进攻面前竟毫不脸红地说出“本无武装,自无抵抗。”的话,七十年后也仍然让后人为他害羞,也为中国感到害羞。张将军手上少说也有几十万军队,国家有难之秋,面对三百日军,竟下令不准抵抗。并宣称“本无武装,自无抵抗。”

 

  放弃锦州城,张将军再次不抵抗

  张学良下令不抵抗,丢了他父亲苦心经营多年的沈阳城,丢了张家富丽堂皇的元帅府。这本已是奇耻大辱了。如果想抵抗,机会还是有的。但是,张学良不抵抗的主张是根深蒂固的。他一误再误,一退再退。当日军步步进逼的时候,张学良再次采取不抵抗主义,主动退出锦州城,让日本人轻而易举从他手中接过了东北三省,张学良则安然退据关内。

  日本轻取沈阳城,野心越发膨胀。此时,张学良手下还有几十万大军,锦州是入关的门户。顾维钧建议张学良坚守锦州,保卫华北,如果锦州不守,则华北更难守。顾维钧恳切地建议张学良坚守锦州,保卫关内。也报一报家国之仇。他对张说:“兄为国家计,为兄个人计,自当力排困难,期能防御”。意思是为国家考虑,守土杀敌是军人的本分,更是你国家军队副总司令的本分。为个人计,杀父之仇、丧家之痛,不能一避再避,一退再退。

  南京政府曾要求张学良坚守锦州。蒋介石、、宋子文等人也多次以国家名义和私人名议力劝张学良暂缓从锦州撤兵。但张学良自行其是、并未服从。

  1931年月12月8日,蒋介石致电张学良,“锦州军队此时切勿撤退。”第二天,蒋又派出航空一队前去助战,告诉他航空一队将在三日内到达北平,归张指挥,其意在希望张下决心坚守锦州,并加强坚守锦州的空中力量。蒋的电报,可以看作是国家的命令,但是张学良无意抵抗,决意撤退。接着张学良撤走了守卫锦州的三个旅。即步兵十二旅,二十旅,骑兵第三旅。据日本学者关宽治、岛田俊产《满洲事变》记载,张学良于12月7日向日方作出了主动撤出锦州的答复。(见赵晖:《九一八事变前后的第学良和蒋介石》载《南方周末》2002.8.8)

  2月25日,国民政府电令张学良“对于日军进攻锦州,以尽力之所及,积极抵抗。”

  12月29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决定,“如遇侵犯,则抵御之。”国民政府将会议精神电告张学良:,张学良复电说,“强弱之势,相去悬殊,无论如何振奋,亦必无侥幸之理。”当年敢作敢为的张将军,面对日寇步步进逼,面对国民政府保卫锦州多次命令和指示,居然毫不理采,我行我素,继续撤兵。而日军此时已迫近锦州。

  12月30日,国民政府(12月25日,蒋介石在陈济棠广州政府及桂系的压力下宣布下野)再次电令张学良:“日军攻锦紧急,无论如何,必积极抵抗。”但张作为全国海陆空三军副总司令,对于国家命令,置若网闻,继续撤兵。

  1932年元月2日,东北军全部撤到关内。

  1932年1月3日,日本轻而易举地从张学良手中取得锦州。

  纵观张学良的一生,多次被打败,但败得最乌囊的是败在日本人手里。他率领的东北军与苏军作战大败;后率领东北军与陕北红军战也大败;后在北平指挥东北军与日军周旋不战而败。并且败得没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当然,张学良也完整地保存了一支张家东北军。

  历史学家历来以历史事实的是非来由评价历史人物,那谁又是在抗日初期损害国家利益的第一罪人呢?张学良承担这一罪名毫不为过?

  历来,对于张学良的不抵抗行为,有个说法是张是代蒋受过。他是想抵抗的,只是蒋要他不抵抗,蒋是国家领袖,张学良是军人,得听从命令,这才没有抵抗。他是代蒋受了委屈。据说张学良至今保存着蒋下令他不抵抗的证据。因此,蒋对他让着三分。有的报刊和书籍还传说,蒋给了张十几道命令,不准他抵抗。还有人认为,张将军后来发动西安事变,就是因为蒋要他不抵抗,使他丢了东北,他心怀不满。冲发一怒,才爆发了西安事变。

  这种说法最初见之于张学良的机要秘书郭维城8月24日在东北日报上的文章。张声称,“九一八事变当时,张学良在北平,一夜之间,十几次电南京向蒋介石请示,而蒋介石却若无其事地十几次复电不准抵抗:把枪架起来,把仓库锁起来,一律点交日军。这些电文到现在还保存着,蒋介石是无法抵赖的。”

  这果是真的吗?历史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

  从郭维城斩钉截铁的说法看,他知道蒋介石下令不抵抗的电文,甚至还保存着这些电文。不过,他从来没有公开过这些电文,没有公开那怕是一次电文。他也没有说出这些电文保存在何处?而且,他提出“张将军代人受过”之说是在事件发生十五年之后。为什么此前他一直守口如瓶,对于郭的这种说法是否真实,在一些需要用这种说法来为自己利益服务的历史学家看来,已经无须进一步追究了,于是就以此为定论,作为张学良要抵抗,蒋介石不让他抵抗的证据。

  据历史学家和蒋介石日记记载,蒋于当年9月18日正乘永绥号军舰西航,准备去南昌处理围剿江西红军的事宜。19日凌晨他才接到事变消息后,决定迅速由南昌急返南京。19日上午,国民党召开常委会,蒋因为外出未参加会议。19日晚,蒋到达南昌后,即给张学良发电:“北平张副司令勋鉴:中刻抵南昌,接沪电知日兵昨夜进攻沈阳。据东京消息,日以我军有拆毁铁路之计划,其籍口如此,请对外宣传时,对此应力辟之。近情盼时刻电告。中正叩。”如果蒋已经下了十几道不抵抗的命令,怎么会在电报中有刚知道消息的言辞呢。

  最有说服力的自然是张将军的自述。张学良毕竟是张学良。他与某些把说说假话当工作干的人是不一样。他的晚年,经过半个世纪岁月的沉思,张终于说出了历史的真相。1990年6月和8月,他接受日本NHK电视台的公开采访,承认了当时的历史事实和自己的责任。他说,“我当时没想到日本军队会那么做(攻打北大营),我想绝对不会的,我认为日本是利用军事行动来向我们挑衅,所以我下了不抵抗的命令。”日本记者问他,是不是接受蒋介石的命令才作出了不抵抗的决定,他回答说,“我不能将九一八事变中的不抵抗的责任推卸给国民政府,是我自己不想扩大事件,采取了不抵抗政策。”

  综上所述,综观张学良的一生,他的身上虽有一些父亲遗传给他的绿林气概。但是,绿林好汉面对敌人的挑衅本该血性沸腾,但他却胆小怕死、落荒而逃,他一生有一件大事做对了,那就是东北易帜,促进了中国的统一。但是,面对日本的侵略,竟丝毫不作反抗。不战而丢沈阳,不战而丢锦州,不战而丢东北。战一下,多少也能打出一些中国人的英雄之气,也是对东北父老的回报,更是对他父亲亡灵的一种交代,但他却可耻的退缩了。而且是日本人挑起了战端,打一下也能让日本觉得中国人并不是一块软肉,而是硬骨头不好啃,但他却卑微的胆怯了。他战前毫无戒备,一旦有事又不吓得发抖,不战而退,而且一退三千里,完全暴露了他贪生怕死的懦弱性格。少帅啊少帅,你这个全国海陆空三军副总司令当得也太容易了,当得也太窝囊了。当然也怪蒋介石瞎了眼,把懦夫当勇士,只一个易帜,就将半壁江山大任交由一个花花公子掌管。不诚想这个懦夫:三千里江山轻易让出;三省沃土和他父亲一生的心血轻易送给敌人;几千万同胞生死不顾,拍拍屁股走人,让他们生活在日寇的铁蹄之下!

  何以向国人交代,何以对面对父老乡亲?只可惜无数铁血男儿交予怕死之人带领,不能御敌于国门之外,无数无辜同胞交予花花公子戏弄,死于倭寇之手。大片国土交予懦夫管理,倍受虎狼蹂躏。

  我们痛恨蒋介石的专断独裁、任人为亲、眼不识贤,更痛恨张学良的怯弱怕死、自私任性、卖国自保。

  千古罪人张学良永远耻辱!永远可耻!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